• <menuitem id="jlh6q"></menuitem>
    <bdo id="jlh6q"></bdo>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耳鼻咽喉科論文

        人工耳蝸植入術中ERBA監測的運用價值

        來源:河南醫學高等?茖W校學報 作者:馮淑仙,褚玉會,張智風
        發布于:2021-01-05 共4655字

          摘    要: 目的 探討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electrically evoked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s,EABR)監測在人工耳蝸植入中的應用價值。方法 選取聽力障礙患者20例,其中聽神經病人工耳蝸植入術患者為觀察組,另選聽神經正常的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聾人工耳蝸植入術患者為對照組,各10例。對所有患者術中進行EABR監測;植入耳蝸后進行常規神經反應遙測(neural response telemetry,NRT)檢測、EABR監測;術后記錄調機T值、動態范圍,比較2組言語識別率、聽覺行為分級標準(categories of auditory performance,CAP)。結果 觀察組與對照組術后EABR閾值[(192. 21±12. 67) vs (190. 62±15. 35)]CL、NRT閾值[(172. 68±9. 65) vs (170. 89±10. 47)]CL比較,V波潛伏期[(3. 22±0. 45) vs (3. 12±0. 46)]ms、N1潛伏期[(0. 38±0. 21) vs (0. 35±0. 19)]ms電生理監測指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 0. 05)。2組術后隨訪開機動態范圍、T值、聽力康復療效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 0. 05)。結論 EABR監測在人工耳蝸植入中具有較高的應用價值,有利于臨床深入了解患者聽覺通路實際狀況,準確預測患者聽力恢復效果。

          關鍵詞: 人工耳蝸植入術; 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 聽力障礙;

          人工耳蝸主要將電極植入耳蝸鼓階內,再通過電刺激耳蝸螺旋神經節,以此恢復感音神經性聾患者的聽覺[1]。自人工耳蝸植入術發展以來,臨床開始深入研究電誘發神經電反應,并不斷完善電生理檢查技術,備受臨床重視[2]。神經反應遙測(neural response telemetry,NRT)具有無需鎮靜、快速等優勢,被臨床廣泛用于人工耳蝸植入術后檢測,但在植入耳蝸術前以及術中,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electrically evoked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s,EABR)監測技術依然應用廣泛[3]。近年來,針對耳蝸畸形、聽神經病等特殊患者的EABR監測,已成為臨床研究熱點。鑒于此,本研究著重觀察分析ERBA監測在人工耳蝸植入術中的應用價值,為臨床有效評估患者聽力恢復情況提供參考和指導,報道如下。

          1、 對象與方法

          1.1、 對象

          選取2019年2月—2020年2月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診治的聽力障礙患者20例,其中聽神經病人工耳蝸植入術患者為觀察組,聽神經正常的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聾人工耳蝸植入術患者為對照組,各10例。觀察組男2例,女8例,年齡2~23(12.8±6.9)歲;4例語后聾,6例語前聾。對照組男3例,女7例,年齡1~24 (13.3±7.1)歲;5例語后聾,5例語前聾。所有患者因聽力障礙,殘余部分聽力;經術前評估,聽力頻率>1 k Hz,聽閾值>95d BHL;耳蝸植入前,助聽器佩戴效果欠佳;CT以及磁共振(MRI)提示耳蝸發育正常;一側植入人工耳蝸。本研究獲得院倫理委員會批準,所有患者均知情并簽署知情同意書。2組患者性別、年齡(t=0.66,P=0.116)、病種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具有可比性。
         

        人工耳蝸植入術中ERBA監測的運用價值
         

          1.2、 方法

          1.2.1、 監測方法

          人工耳蝸采用澳大利亞科利耳人工耳蝸CI532彎電極植入體,言語處理器采用澳大利亞科利耳人工耳蝸FREEDOM言語處理器,以Nucleus NRT 3.1軟件進行EABR模式參數設置。術中EABR監測:成功全身麻醉后,在患者眉間放置公共電極,在前額中放置非反相記錄電極,在手術中對側乳突區放置反相電極。常規人工耳蝸植入術,術中顯露圓窗膜,置入刺激電極,與設備相連。設置EABR監測模式,首先進行電極阻抗測試。刺激參數設置為:500次疊加、MP1刺激模式、脈寬100~200μs。1~250 CL刺激強度且刺激頻率為23 Hz。植入耳蝸后,在100μs脈寬條件下,刺激強度<230CL。濾波50~3 000 Hz、窗寬1~8 ms、增益150~300 k。引出EABR波形,將耳蝸裝置植入,在3號電極下再一次進行EABR監測。對照組人工耳蝸植入后再進行EABR監測。術后常規NRT監測:耳蝸植入后,對2組進行NRT監測,選取3號電極,與蝸底、球電極所處部位相近,可比性較強。常規設置參數。術后調機T值、動態范圍:術后4周開機且按時調機。Custom Sound 2.0人工耳蝸調試軟件,通過強化視覺游戲行為,對T值、動態范圍進行客觀測聽。術后進行為期12個月的隨訪,記錄術后開機、1個月、6個月調機的動態范圍及3號電極T值。

          1.2.2 、觀察指標

          (1)2組術后電生理監測指標比較,包括EABR閾值、NRT閾值、V波潛伏期及N1潛伏期。(2)2組術后3號電極動態范圍及T值比較。(3)2組術后聽力康復療效比較。

          1.2.3 、評價指標

          (1)聽覺行為分級標準:通過語言交流,結合諾丁漢大學提出的聽覺行為分級標準(categories of auditory performance,CAP)、言語可懂度分級標準(speech intelligibility rating,SIR)[4],問卷調查患者聽覺能力(1~8級)、言語能力(1~5級),分級越高,代表患者的聽覺和言語能力越接近正常人。(2)言語識別率:在環境<40 d B條件下,采用圖形化識別軟件予以測試。測試內容包括數字、雙字詞、聲調詞匯。試驗前,讓患者閱讀圖片,并說明圖片含義,期間加以指導,直至患者了解掌握圖片含義。隨機分布測試次序、類別;颊邉t通過點擊屏幕上的相關圖片予以回答。由測試軟件自動記錄結果。

          1.3、統計學處理

          應用IBM SPSS 22.0統計軟件分析數據,計量資料以均數±標準差表示,組間比較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組間比較采用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2組患者術后電生理監測指標比較

          2組患者術后EABR閾值、NRT閾值、V波潛伏期、N1潛伏期結果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表1 2組患者術后電生理監測指標比較
        表1 2組患者術后電生理監測指標比較

          2.2、 2組患者術后3號電極動態范圍、T值比較

          術后隨訪,2組患者在開機時及術后1個月、6個月時動態范圍、T值結果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3。

          表2 2組患者術后3號電極動態范圍比較
        表2 2組患者術后3號電極動態范圍比較

          表3 2組患者術后3號電極T值比較
        表3 2組患者術后3號電極T值比較

          2.3 、2組患者術后聽力康復療效比較

          2組患者術后聽力康復效果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4。

          表4 2組患者術后聽力康復療效比較
        表4 2組患者術后聽力康復療效比較

          3、 討論

          目前,臨床認為聽神經病是一種感音神經性聾且伴有異常聽力學癥候[5]。外毛細胞雖然正常,但聽神經電活動卻不同步,言語分辨率較差。如果外毛細胞一切正常,亂釋放遞質,內毛細胞突觸前膜病變,難以引起同步放電,但少部分傳入纖維依然能夠向聽覺中樞傳遞部分沖動,使純音聽閾恢復到正常范圍,此類患者為聽同步不良[6]。真正的聽神經病患者傳導同步性、速度會因為神經脫髓鞘病變而受到嚴重影響,難以引出EABR波形,且患者言語識別率較低,助聽器佩戴效果不佳。人工耳蝸電脈沖刺激聽同步欠佳患者的聽覺傳導通路,能夠繞過毛細胞,直接刺激螺旋神經節細胞來提高患者言語識別率,促使其聽力恢復,所以人工耳蝸植入術成為臨床上有效治療此病的主要方法。本研究觀察組與對照組CAP得分及電生理監測結果均無顯著差異。術后康復良好的患者有可能是聽同步不良,康復療效欠佳的患者則不適用人工耳蝸植入術,提示此類患者有可能是真正意義上的聽神經病[7],故術前及時有效EABR監測,了解患者聽神經功能,進一步明確其病變位置,臨床意義重大。EABR監測可判斷聽神經到腦干的聽覺傳導通路的電生理活性[8]。聽神經病患者無任意波形,耳聲可正常發射,若EABR監測可引起反應,提示患者聽覺傳導通路良好,能夠有效傳輸聽覺信號,否則提示患者聽覺同步不良,建議實施人工耳蝸植入術[9]。若未記錄到波形,需警惕聽覺傳導通路病變,如脫髓鞘樣病變患者,植入耳蝸后,難以將電刺激傳輸到腦干、皮層,術后恢復不佳,臨床應當慎重考慮[10]。盡管EABR測試針對人工耳蝸植入術前病例的篩選、評估聽-神經-聽覺通路功能和結構的完整性有著重要的意義,但仍存在檢測過程中電刺激干擾、參數設置等問題,有時難以獲得可靠的EABR波形,可能出現假陰性或電刺激誘發非聽性的神經反應,從而對EABR波形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導致EABR監測作用受到一些限制。

          本研究對患者螺旋神經節細胞予以電刺激,記錄近場NRT以及遠場EABR,結果顯示,2組術后NRT波形、術后3號電極動態范圍以及T值無顯著差異,提示2組的螺旋神經節水平高度一致。植入耳蝸前后,觀察組潛伏期、EABR閾值無顯著差異,提示EABR監測技術成熟,對于耳蝸植入后的工作狀態可予以完全模擬,故通過EABR監測,有助于臨床準確判斷病變部位[11]。觀察組EABR監測V波清晰可見,雖然潛伏期不一樣,但能夠引出V波,提示患者聽覺通路良好,與術后波形、對照組無差異,提示術前EABR監測價值較高,可達到預期目的[12]。對于人工耳蝸植入術患者而言,SIR、CAP可在日常生活中良好反映出患者言語能力、聽覺能力[13]。此法操作簡單、有效、適用范圍廣。本研究結果顯示,觀察組與對照組SIR及CAP得分結果無明顯差異,這是因為現代臨床主要以分立脈沖刺激為主,容易同步化聽神經纖維;通過電刺激,使殘留的聽神經纖維在神經活動中積極參與,快速恢復患者的言語功能[14]。言語識別率的高低可能與患者識別能力、年齡、認知有關[15]。本研究的不足之處是例數較少,有待今后繼續收集病例觀察研究。

          綜上所述,人工耳蝸十分昂貴,術前與術中通過EABR監測,明確人工耳蝸植入適應證,評價患者術后康復效果,為患者提供參考,使其受益最大化。

          參考文獻

          [1] SANGAMANATHA A V,CHRIS A,PRUDENCE A.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s in children with auditory processing disorder.[J].J Am Acad Audiol,2019,30(10):904-917.
          [2]陳揚,付勇,戴繼任,等.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在人工耳蝸植入中的應用[J].中國耳鼻咽喉顱底外科雜志,2019,25(5):482-486.
          [3] HARTMANN T,WEISZ N.Auditory cortical generators of the Frequency Following Response are modulated by intermodal attention[J].Neuro Image,2019,203 (1).DOI:10.1016/j.neuroimage.2019.116185.
          [4]楊燁,高珺巖,錢曉云,等.人工耳蝸植入手術對患兒及其家庭的長遠助益研究[J].臨床耳鼻咽喉頭頸外科雜志,2018,32(1):42-47.
          [5]史文迪,程盈,鮑小歡,等.電誘發鐙骨肌反射閾值與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在人工耳蝸調機中的作用[J].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科學雜志,2019,17(5):332-336.
          [6] TICHKO P,SKOE E.Musical experience,sensorineural auditory processing,and reading subskills in adults[J].Brain Sci,2018,8(5).DOI:10.3390/brainsci8050077.
          [7] ERIKA S,JENNIFER T.Evidence of noise-induced subclinical hearing loss using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s and objective measures of noise exposure in humans[J].Hear Res,2018,361(2):785-789.
          [8]王宇,潘滔,周娜,等.大前庭水管綜合征患者ABR和人工耳蝸術后EABR反應特征分析[J].中華耳科學雜志,2018,16(6):802-806.
          [9] MADDOX R K,LEE A K C.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s to continuous natural speech in human listeners[J].e Neuro,2018,5 (1).DOI:10.1523/ENEURO.0441-17.2018
          [10]王斌,曹克利,魏朝剛,等.EABR輔助31例Mondini畸形人工耳蝸植入及術后效果分析[J].中華耳科學雜志,2017,15(1):35-42.
          [11] RUTLEDGE K L G,HOUSER D S,FINNERAN J F.Relating click-evoked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waveforms to hearing loss in the bottlenose dolphin(Tursiops truncatus)[J].Aquatic Mammals,2016,42(3):339-349.
          [12]金毅,馮永,梅凌云,等.不同脈寬條件下人工耳蝸植入者術中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檢測的特點分析[J].中國耳鼻咽喉顱底外科雜志,2016,22(3):207-212.
          [13]王宇,潘滔,馬芙蓉.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在人工耳蝸植入中的應用進展[J].中華耳科學雜志,2015,13(3):469-475.
          [14]張汝祥,張道行,丁秀勇.蝸外電刺激誘發聽性腦干反應的實現及電極位置對參數的影響[J].臨床耳鼻咽喉頭頸外科雜志,2015,29(5):462-465.
          [15]蔣昌燦,王林娥.人工耳蝸植入術后NRT與EABR動態變化研究[J].中國中西醫結合耳鼻咽喉科雜志,2014,22(6):404-407.

        作者單位: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耳鼻咽喉頭頸外科
        原文出處:馮淑仙,褚玉會,張智風. 電誘發聽性腦干反應監測在人工耳蝸植入中的應用[J]. 河南醫學高等?茖W校學報,2020,32(06):640-643.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1. <menuitem id="jlh6q"></menuitem>
        <bdo id="jlh6q"></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