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d7l82"></track>
    <menuitem id="d7l82"></menuitem>
  • <menuitem id="d7l82"></menuitem>
    1. <track id="d7l82"></track>
      <option id="d7l82"></option>

        <track id="d7l82"></track>
          <menuitem id="d7l82"><strong id="d7l82"><menu id="d7l82"></menu></strong></menuitem>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中醫內科學論文

          關于傷寒論的論文(精選6篇最新)

          來源:未知 作者:王老師
          發布于:2021-09-14 共11760字

            《傷寒論》是祖國醫學第一部理法方藥俱備,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辨證施治專著,同時它又是一部以中醫理論為指導的辨證施護之著,對現代中醫護理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導意義。下面是搜索整理的關于傷寒論的論文的分享,供大家借鑒參考。

            關于傷寒論的論文第一篇:表里內外各有所指一再論 《傷寒論》中的“表里內外”

            摘要:基于中日學者的有關觀點,探討《傷寒論》“表里內外”的內涵。認為“表里內外”各有所指,不能混用!氨砝铩敝傅氖亲C,“內外”指的是癥;“表里”指所有在外或在內癥狀的主觀總結,“內外”指某一具體客觀的癥狀!秱摗分械摹巴庾C”即為“人體在外的癥狀”。

            關鍵詞:《傷寒論》 ;表里內外;外證;

            Abstract:By studying the knowledge of scholars from China and Japan on Treatise on Exogenous Febrile Diseases, the authors' different views are expressed. It is believed that “exterior-interior and inside-outside” have their own meanings and cannot be mixed. “Exterior-interior” refers to syndromes, and “inside-outside” refers to symptoms. “Exterior-interior” refers to the subjective summary of all external or internal symptoms, and “inside-outside” refers to a description of a specific objective symptom. It is considered that the “external syndrome” in Treatise on Exogenous Febrile Diseases is “external symptoms of the human body”.

            研究《傷寒論》從原文著手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中日學者對原文中“表里內外”有不同的理解。經過研究認為,我們的觀點更符合仲師原意,現介紹如下。由于水平有限,錯漏難免,懇請同道批評指正。

            1 中日學者對“表里內外”的理解

            柯雪帆曾在1983年撰文論述《傷寒論》中的“表里內外”[1]。其以宋本《傷寒論》原文著手,將所有含有“表”“里”“內”“外”及“表里”“內外”的條文逐一分析,最后得出結論:“表”與“外”涵義基本相同;“里”與“內”涵義大體相同。

            根據《傷寒論選讀》在42條文[2]30-31和146條文[2]164對“外證”的解釋,“表證”與“外證”涵義基本相同。解釋182條文[2]121中的“外證”是“其反映于外的證候”,表示體表可覺察到的癥狀。其觀點基本與柯雪帆考證相同。

            胡希恕認為“表證”與“外證”不同[3]。表證是在表皮層,外證是在肌肉層。麻黃湯常說“表不解”,桂枝湯證常叫“外證”。雖有不同,但表皮層和肌肉層均在人體體表,故均稱表證。胡希恕認為的“表”和“外”有別于柯雪帆所示。

            大塚敬節認為:“表證所指范圍狹窄,外證所指范圍較寬,也將表證包括其中,外證的有無是判斷使用瀉下劑是否適當的重要指征!秱摗分,有條文‘太陽病,外證未解,不可下也’‘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太陽病,外證未除,而數下之,遂協熱而利’等,論述有外證者禁用攻下劑的原因。有條文‘外欲解,可攻里也’,論述外證解后,方宜使用瀉下劑攻之!盵4]147-148大塚敬節認為外證包括表證,并引用和田元庸《傷寒論精義外傳》中的表里內外圖(圖1)。由圖1可知,表里內外表示的是不同范圍。大塚敬節的表證和外證范圍不同,表里內外的范圍也不同。

           1.png

            圖1 表里內外圖(據《傷寒論精義外傳》)  

            吉益南涯于《傷寒論正義》認為:“外者對內之辭,指經脈言之也。故論氣血之變則以內外言之,論水氣之變則以表里言之。表里內外混為一者,非也,各有所指,豈徒異其辭乎?表里內外之字詳有辨義!奔婺涎拿鞔_表示表里內外各有所指,內外論氣血之變,表里論水氣之變,表里內外不能混用。吉益南涯的《醫范》載:“何曰所在?病位也,表里內外是也……內外者,經也;表里者,緯也!倍吞镌故羌婺涎牡拈T人,其論著《傷寒論精義外傳》延續其師之學說[4]43。故根據大塚敬節引用的“表里內外圖”可判斷,吉益南涯的表里內外是指范圍不同。

            2 我們對“表里內外”的理解

            根據如上論述,對于“表里內外”的理解基本上有兩種觀點:一種以柯雪帆為代表的“表”與“外”,“里”與“內”意義基本相同,這種觀點是主流觀點;另一種是以大塚敬節為代表的“表”與“外”,“里”與“內”范圍不同。經過研究,我們認為“表”與“外”、“里”與“內”意義不同,而這種不同不只為范圍不同。

            我們認為:病分表里證,證分內外癥。表里指的是證,內外指的是癥。表證有內癥、外癥,里證也有內癥、外癥。表里內外各有所指,表里內外之間的關系如圖2。

           1.png

            圖2 表里內外關系圖  

            病、證、癥與表里內外關系如圖3。其中六病指的是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厥陰病。病,指疾病從初起到痊愈的整個過程,如太陽病、陽明;證,指疾病在某一階段的病位、病因、病性、病勢及機體抗病能力強弱等本質的概括[5],如桂枝證、柴胡證、結胸證;癥,指疾病在某一階段,某證下的具體癥狀,如汗出癥狀、腹痛癥狀,其中汗出是外癥,腹痛是內癥。

           1.png

            圖3 病、證、癥與表里內外關系圖   

            3 從原文入手考證“表里內外”

            3.1 病與證

            如“辨太陽病脈證并治”可理解成“辨太陽病的脈和證并且治療”,證在病之下,二者的關系如圖3所示!秱摗返牟≈挥刑柌、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和厥陰病,合病并病亦以此六病為基礎。

            關于“證”的原文如220條“太陽證”、5條“陽明少陽證不見者”、204條“雖有陽明證”、237條“陽明證”、39條“無少陰證者”;另外有34條“太陽病桂枝證”、166條“病如桂枝證”、101條“傷寒中風有柴胡證……若柴胡證不罷者”、103條“柴胡證”、104條“此本柴胡證”、123條“此非柴胡湯證”、132條“結胸證”、133條“結胸證”、149條“柴胡湯證具……柴胡證仍在者”、166條“病如桂枝證”、251條“無太陽柴胡證”、267條“柴胡湯證罷”。這里“柴胡證”與“柴胡湯證”一樣,是論述適合柴胡湯的證,亦為“方證”。而251條“無太陽柴胡證”指沒有太陽病、沒有柴胡湯證,或許暗示柴胡湯證不是少陽病才有,太陽病也有柴胡證。而5條“傷寒二三日,陽明少陽證不見者,為不傳也”,這里不用“陽明少陽病”暗示此時仍屬“太陽病”,病的范圍比證更廣。所以言“陽明證”的條文,是沒有確定“陽明病”。如204條:“傷寒嘔多,雖有陽明證,不可攻之!

            3.2 外證、外與表

            《傷寒論》原文中有6個“外證”。42條、44條中“太陽病外證未解”與163條“太陽病外證未除”意義相同。指太陽病在外的癥狀。146條“傷寒六七日……外證未去者”,此處未指明是太陽病、少陽病或者其他病!皞呷铡钡臈l文還有135條用大陷胸湯、252條用大承氣湯、269條陽去入陰、343條的厥、346條的有陰無陽、357條的麻黃升麻湯?梢姟皞呷铡币部赡苁瞧渌,所以146條“發熱微惡寒,支節煩痛”為疾病在外的癥狀;“微嘔,心下支結”是疾病在內的癥狀。182條“陽明病外證云何” 問的就是陽明病在外的癥狀有哪些。148條的“不得復有外證”也是指癥狀。

            《傷寒論》其他含有“外”的條文,如37條“外已解”、45條“解外則愈”、104條“先宜服小柴胡湯以解外”、106條“其外不解……當先解其外。外解已……”、208條“外欲解……外未解”、231條“外不解”、387條“和解其外”。這些“外”與“解”在一起的,表示人體在外的癥狀是否解除。

            除“外不解”“外解已”的條文,《傷寒論》中還有很多“表不解”“表解”的條文。如40條的“傷寒表不解”、43條的“表未解故也”、134條的“表未解也”、152條的“表解者”、164條的“表解乃可攻痞”、234條的“表未解也”等。這些指表證未解,而表證含有外癥和內癥。如34條:“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黃芩黃連湯主之!碧柌」鹬ψC中的下利,是在人體內的癥狀。脈促也是經過切脈所得,為人體在內的癥狀。所以這里言表證未解,未言外癥未解。而163條“太陽病外證未除,而數下之,遂協熱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參湯主之”,這里太陽病在外的癥狀尚未解除,經過數下之后,成了“下利”“心下痞硬”的內癥。仲師解釋為“表里不解”,說明表證、里證均有。桂枝人參湯是桂枝甘草湯與理中湯的合方,桂枝甘草湯解表證,理中湯解里證。

            胡希恕認為外證指桂枝湯證,為與表證的麻黃湯相區別,而大塚敬節認為外證用以區分下之是否過早!鞍l熱、汗出”這些外癥,或為太陽病表證的外癥,或為陽明病里證的外癥。故我們認為大塚敬節的理解更為妥當。

            3.3 內證、內與里

            既然有外癥,有無內癥呢?《傷寒論》里沒有“內癥”的說法,但是我們注意到第31條和第32條的“葛根湯主之”。31條“太陽病,項背強幾幾,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與32條“太陽與陽明合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中表示,葛根湯可治31條的太陽病,亦可治32條的太陽陽明合病。

            我們認為,此處的下利癥狀并非陽明病,而是太陽病在人體內的癥狀,即太陽病的內癥。太陽病,在汗出這種由外排邪的途徑受阻后,會通過下利這種方式由內排邪。這里的下利癥狀,沒有到里證的程度,仍然為表證,太陽病的表證。故葛根湯里沒有治療陽明病的藥物。而91條的“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谷不止”中下利的內癥,便有表證或里證之分,故有“急當救里”或“急當救表”的區別。100條“法當腹中急痛,先與小建中湯,不差者,小柴胡主之”,此處的腹痛即為內癥,小建中湯如治療有效,腹痛便是太陽病的內癥。

            252條的“傷寒六七日,目中不了了,睛不和,無表里證,大便難,身微熱者,此為實也。急下之,宜大承氣湯”。沒有表里證如何用藥?此處的實即為人體在內的癥狀,是大便難,是內癥,故運用承氣湯。105條、181條的“內實”意義相同!秱摗芬灿小袄锾摗薄袄飳崱钡恼f法,如49條的“此里虛”、214條的“里虛也”、217條和218條的“表虛里實”均為論疾病在某一階段的病位、病因、病性、病勢及機體抗病能力的強弱。

            由此可見,《傷寒論》中太陽病用“外證”是為了區分太陽病還有內癥,意即強調疾病尚未發展到里病,不能下之過早。而陽明病用“外證”是為強調陽明病不只有內癥。

            3.4 表里與內外

            《傷寒論》里同時出現“表里”的條文有8處。74條“有表里證”、252條“無表里證”、257條“無表里證”、163條“表里不解”,此4處明顯指“證”。49條“須表里實”、93條“表里俱虛”、153條“表里俱虛”、168條“表里俱熱”,這4處描述的“表里虛”“表里實”“表里熱”亦指證,非癥狀。

            《傷寒論》還有同時出現“內外”“里外”的條文,如60條“內外俱虛”。我們認為用“表里俱虛”更妥當,存疑。389條“內寒外熱”指人體內寒的癥狀和人體外熱的癥狀。而317條“里寒外熱”、370條“里寒外熱”,指里寒證同時有外熱的癥狀。317條的“面色赤”與370條的“汗出”均為里證的外癥。208條“有潮熱者,此外欲解,可攻里也”,很明顯“外”指癥狀,里指里證!峨y經·十六難》云:“各自是其法,何以別之?然:是其病,有內外證!备鶕笪,這里的“證”指癥狀,意即疾病有內癥和外癥之分。

            《傷寒論》中有“攻其表”并無“攻其外”,如29條、364條和372條;有“溫其里”沒有“溫其外”,如372條。表證可攻,里證可溫,而內癥外癥這些表現出來的癥狀是不能用“攻”或者“溫”來形容的[6,7,8,9]。

            《傷寒論》里面沒有“半內半表”,但是有“半里半外”。148條“必有表,復有里也。脈沉,亦在里也……不得復有外證,悉入在里,此為半在里半在外也……”此條文有“表、里、外、病”的文字,帶入我們的觀點后,了解“外證”就是“外癥”,但“半在里半在外”不好解釋,一指里證,一指外癥,不應有此說法。通觀《傷寒論》,也無如此的說法。此處用“半在里半在表”更易理解。

            4 小結

            《傷寒論》中的“表里內外”,言表里指所有在外或在內癥狀的主觀總結,言內外指某一具體客觀的癥狀描述!胺綗o古今,論無新舊,必期之于治驗!盵10]研究《傷寒論》的結果應接受臨床實踐的檢驗。古人“證”與“癥”是不分的,如“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這里的“證”指癥狀。而“表里內外”經常和“證”一起出現,明確表里內外各有所指,無疑對《傷寒論》的研究有所裨益。

            參考文獻

            [1]柯雪帆.-字推敲讀傷寒[J]. 上海中醫藥雜志,1983,17(3):38-41.

            [2]王慶國.傷寒論選讀[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6.

            [3]胡希恕胡希恕傷寒論講座[M].北京:學苑出版社,2016:102.

            [4]大塚敬節.臨床應用傷寒論解說[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7:147-148.

            [5]李經緯,余瀛鰲,蔡景峰,等.中醫大辭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5:931.

            [6]張再良六經九分法概述(- -)--六經九分法的來龍去脈[J]. 上海中醫藥雜志, 2019 ,53(9):47-50.

            [7]羅穎莉,李巧,萬曉剛.《傷寒論》“給邪以出路“治法探析[J].上海中醫藥雜志, 2020,54(3):53-55,71.

            [8]曹汝松,王軍俞根初對《傷寒論》攻下劑的發揮[J..上海中醫藥雜志,2019,53(10):44-46.

            [9]張再良六經九分法概述(五)--三焦 分治及其他[J].上海中醫藥雜志,2020,54(1):44-48.

            [10]黃小龍吉益東洞古方醫學全集[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 2018:427-428.

            關于傷寒論的論文第二篇:《傷寒論》六經辨證在月經病中的應用概況

            摘要:月經病因其包含疾病多樣,發病原因復雜,具有一定的復雜性和難治性。本文基于《傷寒論》“有是證,用是方”及六經與臟腑相關聯的理論基礎,從六經辨證出發,通過搜集相關文獻進行歸納總結,探討月經病從六經論治的可行性與有效性,以期為中醫藥治療月經病提供更多的思路與方法。

            關鍵詞:傷寒論;六經辨證;月經病;

            Abstract:Menopathy is a complex and refractory disease for it contains a variety of diseases characterized by complex causes.Based on the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of prescription and syndrome advocated in Shanghan Lun (Treatise on Cold Pathogenic Diseases)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ix channels and zang-fu viscera,this article collects the relevant literature,summarizes and discusses the feasibility and effectiveness of treating menopath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of the six channels theory,hoping to provide more ideas and methods for the treatment of menopathy with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傷寒論》中直接描述治療婦科疾病的條文極少,但近代醫家運用經方治療婦科病的報道卻屢見不鮮。月經不調作為婦科中的常見病、多發病,具有一定的復雜性和難治性。六經辨證是張仲景基于《黃帝內經》的陰陽五行、臟腑經絡理論,結合臨床實踐總結出的一套治療疾病的法則?马嵅赋觯骸胺蛑倬爸,為百病立法,不專為傷寒一科,傷寒雜病,治無二理,咸歸六經之節制!泵鞔_指出“六經辨證”為治療百病之立法與前提。

            1 六經辨治月經病的理論基礎

            《傷寒論》所言之六經分別指: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六經辨證最重要的即是辨陰陽[1]。所謂治病必求于本,此“本”就是本于陰陽,陰陽具有無限可分的屬性,六經即是張仲景在陰陽基礎上三分陰陽而得來!秱摗分械牧浄从沉巳梭w臟腑經絡氣血的生理功能及其病理變化,在臨床實踐中應從整體角度把握六經之間的傳變關系[2]。正如《傷寒論》第16條所云:“觀其脈癥,知犯何逆,隨證治之!彼屑膊《加凶陨硖厥獾陌l展規律,但也有其共通之處,月經病亦不例外。就月經病而言,其包含疾病種類繁多、病機錯綜復雜。中醫學認為月經病的發生多與虛、寒、瘀、痰、郁等多種病理因素有關。但究其根本,不外乎陰陽失衡,臟腑功能失常,沖任氣血失和。而《傷寒論》的六經辨證,也是以臟腑經絡為基礎,病位上有在表、在里、在經、在腑、在臟之分;病性上有屬陰、屬陽、屬熱、屬寒、屬虛、屬實之別[3]。這為六經辨證治療月經病提供了理論基礎。

          1.png

            2 六經論治月經病的臨床應用

            2.1 從“太陽經”論治

            《傷寒論》第1條:“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贝藯l文為太陽病之提綱。太陽經從頭項循身之背,夾脊抵腰足,是人體最大的一條經脈,其為六經之藩籬,主一身之表,職司衛外,外寒侵襲人體,太陽首當其沖,最先表現為太陽經癥,出現頭項強痛、惡寒、脈浮等表證。寒主收引,其性凝滯,易阻礙氣血之運行,表竅閉則里竅不通,對于表寒不解,寒性入絡所致的痛經、閉經等癥皆可從太陽論治。陳燕萍[4]運用麻黃湯加味治療風寒入絡型閉經1例,僅服4劑后月經正常。張敏[5]運用葛根湯治療寒凝血瘀型原發性痛經,發現其能明顯改善VAS評分和中醫證候評分,其總有效率達96.67%,F代研究[6]也表明麻黃中的麻黃堿與偽麻黃堿能夠抑制原發性痛經模型小鼠的扭體反應,下調COX-2蛋白的表達和增加c AMP、降低Ca2+的含量,從而發揮抗炎、鎮痛的作用,緩解痛經癥狀。其次,女子月經前后,氣血運動變化明顯,若此時攝生不慎,外感六淫之邪,導致營衛失和,易出現經行諸癥,如經行發熱、經行身痛等癥。李耀清[7]運用桂枝湯治療經行風疹即取其調和膚腠之營衛氣血之效。

            邪風之至,疾如風雨,外感疾病若不及時治療往往傳遍迅速,若太陽經病不解,病邪循經入腑,膀胱水液代謝和血液代謝出現異常,則易導致蓄水、蓄血證。國醫大師斑秀文認為:月經病雖種類繁多,但經者血也,故調經不離治血,臨床上凡屬瘀積引起的月經后期、月經過少、痛經等癥均可宗蓄血證之法辨證施治[8]。張少聰[9]依據“血不利則為水”的原則,運用五苓散加減治療氣化不利所致的痛經,常有佳效。又太陽與少陰相表里,《傷寒論翼·太陽病解》曰:太陽之根,即是少陰。太陽病如治不及時,易傳少陰腎經,損傷生殖之本,易出現月經后期、月經過少甚則閉經、不孕。故對于月經病的治療應重視表證,謹守中醫學治未病的思想,把疾病扼殺于萌芽狀態,減少疑難雜癥的發生。

            2.2 從“陽明經”論治

            《內經》曰:兩陽相合謂之陽明。陽明經為足陽明胃和手陽明大腸,是六經之中陽氣最旺盛的一經。飲食五谷入于胃,在陽明胃府受納、腐熟后,變為食糜下傳腸道,經脾氣的作用化生氣血而營養全身。故稱陽明經為多氣多血之經。女子以氣為主,以血為用,其月經的來潮及孕育與氣血的充盛與否密切相關!杜R證指南醫案》有“沖任隸屬于陽明”之說,任通沖盛則月事通暢,沖脈之血充盈與否直接影響月經的情況。若陽明不足,中宮虛乏,沖脈失養,則沖陽不守,可見崩漏帶淋;若陽明濁阻,瘀血結滯于胞脈,可導致閉經、痛經等病[10],F代中醫名家柴松巖對200例月經病患者進行調查發現有65.38%的患者存在飲食、大便之異常改變。其中納呆者占21.25%,消谷善饑者占15.64%,大便秘結者占45.23%,大便溏泊者占8.39%,并結合多年的臨床經驗及古人觀點,提出“二陽致病”的學術思想,認為女子月經病與陽明病變密切相關,臨證治療月經病,注重詢問患者飲食、大便的情況以判斷胃腸虛實,從而增強用藥之針對性[11]。名老中醫劉奉五教授善從陽明論治婦科疾病,其所創立的瓜石湯既能補陽明以益沖脈,又能清陽明以涼血調沖任,在治療因邪在陽明、胃熱陰虛導致的月經量少、月經后期、閉經等疾病方面療效顯著[12]。許昕教授認為陽明胃腸功能改變經由沖脈,向上可影響心腦(中樞),向下可影響胞宮(卵巢)。故常以中焦為切入點,以陽明是否氣機和順,是否內蘊濁熱,是否熱擾沖脈為依據,辨治婦科疾病,效果滿意[13]。

            2.3 從“少陽經”論治

            《素問·陰陽離合論》提到:三陽太陽為開,陽明為闔,少陽為樞。少陽膽經分布于胸脅,位居半表半里,是太陽和陽明之間的樞紐,主司開合!秱摗263條:“少陽之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眲⒘t老先生曾說:人體之中,開合作用最明顯的即是口、咽、目三竅,開合越靈敏,那必然是樞機越靈敏;開合的特征越顯著,那必然是樞機的特征越顯著[14]。因此,仲景以口、咽、目三竅的病變描述作為少陽病的提綱,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少陽病最關鍵的機要:樞機不利。少陽膽經以陽木化相火,火降則下溫,火逆則上熱。若樞機不利,陰陽交接失常,易致上熱下寒,氣血津液運行失常,聚而生濕生痰,阻滯胞宮胞脈,沖任氣血不暢,則經血不能按時滿溢;其次若下焦陽氣不足,木氣無力生發,一則卵泡生長之動力乏源,二則排卵之通路不暢,易出現排卵障礙,則胎孕難成[15]!皹小敝疄椴,病在半表半里、陰陽交接之地,既不可汗,又不可下,唯宜“和”解[16]。仲景所創立的“小柴胡湯”即為和解少陽的代表方,用以治療少陽本證,三陽合病,熱入血室等疾病!秱摗101條曰:“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笔状翁岢觥坝惺亲C,用是方”的理論。臨床上凡因樞機不利、熱與血結所致的月經紊亂,沖任失調均可從少陽論治,和解少陽,樞機得利,里熱得清,胞脈通暢,則月事以時下[17]。范薇等[18]認為小柴胡湯既可以疏肝氣以助脾運化,又可以透邪外達,解郁除熱,擅用小柴胡湯加減治療樞機不利、氣血虛弱或氣血運行不暢所致的痛經、崩漏等癥?娪窬闧19]擅長運用小柴胡湯加減治療本虛受邪、少陽陽明同病、膽火內郁、熱入血室所致的月經不調,驗之臨床,頗有佳效。閆博馨[20]運用柴胡桂枝干姜湯治療肝郁脾虛月經過少發現其可顯著改善臨床癥狀,并可降低血清促卵泡素的水平,其治療總有效率達94.12%。

            2.4 從“太陰經”論治

            三陰之始,始于太陰,太陰經包括足太陰脾經和手太陰肺經。肺居上焦,為水之上源,被稱為相傅之官,主治節,又主宣發肅降,肺為嬌臟,喜潤惡燥。若太陰為燥邪所傷,宣發肅降功能失常,肺氣虛不能治血,則上虛無以治下,可見月經先期,甚則崩漏。代波等[21]運用麥門冬湯加味治療月經先期而至即取其降氣逆、潤肺燥之功。吳倩等[22]認為月經來潮是肺適時肅降所致,經血皆賴肺氣之輸布而達于子宮。王遵來認為氣血的生成與運行與肺密切相關,肺氣虛則經血枯;肺陰不足,陰虛火旺則亦出現經行吐衄等異常出血;肺氣不暢則會導致月經先后無定期、逆經、閉經等癥,臨床常通過宣通肺氣、補肺滋陰、瀉肺祛邪等方法治療月經病,療效頗佳[23]。

            《傷寒論》277條:“自利不渴者,屬太陰,以其藏有寒故也,當溫之,宜服四逆輩!碧幤⒔浀脑S多病變都與藏寒密切相關,而藏寒之本為陽虛,脾陽虛不能運化水濕,水濕停聚,阻于胞宮胞脈,排經之通路受阻則出現月經量少、月經后期、痛經、閉經等癥;脾氣虛,不能攝血,可出現月經量多、崩漏等癥;不能運化水谷,無以化精微奉養全身,經血生化乏源,也可出現月經量少、月經稀發等癥。國醫大師班秀文亦認為:婦女經、帶、孕 產等病變,多與脾虛不運、不升有關,故可從太陰論治[3]。陳武彥[24]運用理中湯治療太陰脾虛之經行泄瀉,其總有效率達90%。張衛明[25]運用四逆湯治療虛寒型痛經,發現其可顯著降低VAS評分,治療總有效率高達95.6%。夏桂成運用附子理中湯化裁治療脾腎陽虛之崩漏即有“求陰陽之和者必求于中氣”之理[26]。

            2.5 從“少陰經”論治

            少陰包括手、足少陰二經和心、腎兩臟。心主血,腎藏精,精血同源而互相資生,成為月經的基礎物質!陡登嘀髋啤吩唬航浰鲋T腎。腎氣的盛衰主宰著天癸的至與竭,而天癸與月經相始終。心主火,腎主水,少陰兼水火二氣。若少陰寒化,心腎陽虛,婦女容易出現月經后期、量少,經色黯淡、質稀等陽氣不足,氣化不及為特點的月經病[27]。馬淑然認為腎陽為一身陽氣之根本,腎陽虛衛外不固,寒邪侵襲易出現太少兩感—即表實里虛、表里俱寒證,故臨床擅用麻黃附子細辛湯治療陽虛感寒的多種月經病及其他婦科雜病[28]。王建新等[29]認為溫陽化氣是截斷崩漏出血惡性循環的關鍵,臨床使用真武湯治療脾腎陽虛、沖任不固之崩漏即取其“陽回則陰不外泄”之理。若少陰熱化,虛熱內生,婦女容易出現月經先期、量多,經色鮮紅質稠等邪熱煎熬傷陰為特點的月經病[27]。侯秀紅等[30]認為卵巢儲備功能下降(DOR)患者所表現的月經量少、月經先期等癥常與陰血虧損致腎氣不足有關,臨床運用黃連阿膠湯加味治療DOR發現其可顯著臨床癥狀,并可調節AMH水平!秱摗318條:“少陰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痢下重者,四逆散主之!鼻宕t家鄒澍認為:“咳,悸,小便不利,不降也;腹中痛、泄利下重,不升也!彼哪嫔⒌闹饕C即為中樞不旋,故臨床由少陰陽郁、肝氣不舒、氣機不暢所致的經行前后諸證、經間期出血、痛經、崩漏等月經病均可仿四逆散證治之。

            2.6 從“厥陰經”論治

            厥陰經為六經之盡,是“陰盡陽生”之時期。所以足厥陰肝經為病常表現為本虛標實、寒熱錯雜之癥。劉河間曰:“婦人天癸既行,皆從厥陰論之!眲⒍芍踇31]也曾提出:“凡臨床見到的肝熱脾寒,或上熱下寒,寒是真寒,熱是真熱,又迥非少陰之格陽,戴陽可比,皆應歸屬于厥陰病而求其治法!痹谠陆洸≡诎l生、發展過程中,也常表現為虛實夾雜之證。如若陽虛溫化不及,可導致血行遲滯,出現月經后期,月經量少等癥,血不循經,可致崩漏等異常出血。久瘀必有熱,迫血妄行,也可導致月經先期。如素體肝腎不足、肝脾不和,釀生濕熱,濕熱下注胞宮,影響陰陽轉化,可致經間期出血。張娟[32]從厥陰肝經入手,以肝臟“體陰而用陽”的特點,運用補肝、柔肝、疏肝、斂肝、養肝、瀉肝等法治療月經不調等多種生育期婦女疾病。王國建[33]認為肝的疏泄失常,既可導致氣滯、血瘀、寒凝,使氣血經行不暢,引起以實證為主的痛經;也可損傷肝臟的藏血功能,引起以沖任氣血不足為主的虛證痛經,故臨床運用獨取厥陰的針刺方法治療原發性痛經,其總有效率高達90%。李淑萍[34]認為烏梅丸具有辛甘助陽、酸苦堅陰、溫清并補、調理寒熱之功效,臨床用之治療寒熱錯雜之痛經、崩漏,多獲良效。故臨床上對于因虛致實或因實致虛而出現寒熱錯雜的月經病均可從厥陰論治。

            3 結語

            月經不調作為婦科的常見病、多發病,其病機復雜,非單一因素所致,臨床上常表現為多經絡、多臟腑病變,嚴重者?蓪е虏辉,對女性的身心健康及生活質量造成極大影響!秱摗匪岢龅牧洷孀C是從外感入手,闡述疾病發生發展的普遍規律,被后世稱為百病之立法。臨床中應以整體觀念為基礎,先辨六經,次辨方證,通過六經與臟腑的關聯性全面把握月經病的病因病機,以明確六經辨證指導月經病診治的作用機制,并探索傷寒理論在月經病中的更多運用,為中醫藥治療婦科疾病拓寬新思路,提供新方法。

            參考文獻

            [1]陳星《傷寒論》六經方證及其辨證機理[J]現代中醫藥, 2019,39(3):20-23,26.

            [2]廖若晨,張衛《傷寒論》三陽經傳變規律探討[J]陜西中醫, 2019, 40(11):1616-1618.

            [3]班秀文.六經病變與婦科病變的聯系[J]浙江中醫學院學報,1983(5):28-30.

            [4]陳燕萍.麻黃湯加減應用驗案三則[J]實用中醫藥雜志, 2005,21(11):702.

            [5]張敏.葛根湯治療寒濕凝滯型原發性痛經的臨床觀察[D].太原:山西中醫藥大學, 2017.

            [6]段英丹,楊璐,柴程芝,等.麻黃中的主要活性成分對原發性痛經模型小鼠的作用研究[J]世界中西醫結合雜志, 2018, 13(3):344-347,352.

            [7]李耀清.桂枝湯婦科臨床應用舉隅[J]山東中醫雜志, 2016,35(5):468-469.

            [8]王曉戎,馬繼松,班秀文從太陽經辨治婦科病[N]中國中醫藥報, 2013-08- 15(004).

            [9]張少聰.經方治療痛經舉隅[J].現代中西醫結臺雜志, 2009,18(8):900.

            [10]龔婷婷,蔡少桐,李濱,等從“沖脈隸屬陽明"論治月經病[J]國醫論壇, 2014,29(1):58-59.

            [11]滕秀香,濮凌云.柴松巖“二陽致病”學術思想及臨床經驗解析[J].中醫藥信息, 2015,32(1):65-66.

            [12]潘金麗.瓜石湯治療閉經40例[J]中醫研究, 2008,21(6):57-58.

            [13]劉帥,許昕許昕應用生石膏治療婦科疾病[J].長春中醫藥大學學報, 2018,34(4):704-706.

            [14]劉力紅著思考中醫對自然與生命的時間解讀[M].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8.

            [15]安潔.運轉"樞機"治不孕[J].中醫學報, 2015,30(6):869-871.

            [16]陳芊,孫云松,王曉麗從“樞”論“熱入血室證治[J].世界中西醫結合雜志, 2010,5(12):1015-1016.

            [17]楊素蘭.小柴胡湯治療不孕癥[J].新中醫, 1994(2):41,39.

            [18]范薇,楊劍.小柴胡湯治療月經病驗案3則[J].國醫論壇, 2015,30(3):8-9.

            [19]繆玉娟,李云君探析小柴胡湯在月經病中的應用[J]中國民族民間醫藥, 2018,27(16):71-73.

            [20]閆博馨.柴胡桂枝干姜湯加減治療肝郁脾虛型月經過少的臨床觀察[D].哈爾濱:黑龍江中醫藥大學,2019.

            [21]代波,代高祥.月經先期變治舉隅[J]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志, 2014,20(6):841 ,857.

            [22]吳倩,秦佳佳,劉政從五臟與月經周期關系論治月經病[J].江蘇中醫藥,2014 46(2):15-16.

            [23]劉建強,張盼,王遵來.王遵來從肺論治月經病經驗[J]湖南中醫雜志, 2018,34(7):50-51.

            [24]陳武彥理中湯治療脾虛型經行泄瀉的臨床研究[D].廣州:廣州中醫藥大學, 2009.

            [25]張衛明.四逆湯治療虛寒型痛經46例臨床觀察[J].中國民族民間醫藥, 2015,24(22)-:102,104.

            [26]鄒奕潔.夏桂成運用理中湯加減治療婦科上熱下寒證擷萃[J].中醫研究, 2003,16(2):61-63.

            [27]郝海霞,師建平,麻春杰張斌教授運用六經理論辨治婦科病證探析[J]貴陽中醫學院學報, 2018, 40(1):5-7.

            [28]王亞娟,石珺馬淑然教授運用麻黃附子細辛湯治療婦科疾病驗案舉隅[J]環球中醫藥,2013,6(12):934-936.

            [29]王建新,劉瓊英,邱婷婷.真武湯婦科應用舉隅[J]河南中醫, 2012,32(3):278-280.

            [30]侯秀紅,王燁,趙婷.黃連阿膠湯加味方對卵巢儲備功能影響的臨床研究[J]河北中醫藥學報, 2019,34(4):41-44.

            [31]劉渡舟傷寒論十四講[M].天津: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64.

            [32]張娟.“天癸既行,皆從厥陰論治”之辨析[J].中醫臨床研究, 2012. 4(6):50.

            [33]王國建獨取厥陰經治療原發性痛經60例[J].吉林中醫藥, 2010,30(8):709-710.

            [34]李淑萍.烏梅丸婦科臨證體會[J].四川中醫, 2015,33(4):97-98.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1. <track id="d7l82"></track>
          <menuitem id="d7l82"></menuitem>
        2. <menuitem id="d7l82"></menuitem>
          1. <track id="d7l82"></track>
            <option id="d7l82"></option>

              <track id="d7l82"></track>
                <menuitem id="d7l82"><strong id="d7l82"><menu id="d7l82"></menu></strong></menuitem>